第36章 诡异的学校PLAY5

  月色下的玫瑰花园里,有一少年在独自行走。

  他披着黑色的斗篷,温柔的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让少年周身都好似散发着朦胧的银光,微风轻轻拂来,带来一阵清淡的花香,少年的斗篷也随之微微起舞,这一刻显得是那么的静谧而美好。

  “沙沙——沙沙——”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现在的宁静,黑暗中,浮现出一双金黄色的、冷酷的兽瞳“吼~~~~!”

  ……卧槽,不是让这厮呆在原地不动么!就算动了它到底是怎么追过来的阿摔!

  从玫瑰花丛中,走出一只老虎,它慢慢踱着步,向森凌这个方向行来,它金黄色的兽瞳中带着对一切的藐视,他只是慢慢踱步,却让人感到了无限的压力。

  就像森林中的王者,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森凌召唤出巨镰,沉默的看着它。

  “吼~~~~”老虎看着他,委屈的吼着。

  “……”

  ORZ果然不能跟非人类计较。

  少年收起巨镰,转身就跑。

  “吼~~~”老虎奔向少年,他身上的毛发都被风剧烈的吹了起来,眼看着少年挺拔的身影就在眼前,老虎弹跳而起,“吼~~~~~”他向少年扑去,少年往左一躲,堪堪躲过了老虎的扑击,“吼~~~”老虎委屈的吼了一声,他随之转换身形变成了个成年男子,用身后的虎尾如钢鞭般箍住了少年的腰肢,少年挣脱不开,立即召唤出巨镰,可巨镰体形太大,若是砍在虎尾上必定会伤到自己,正在这时,身后的虎耳男子小心翼翼地用轻柔的力道将少年拖到自己身边来,“!”少年诧异的微微睁大了猫瞳,看着就在自己身边的少年,虎耳男子用不容抗拒的力道将少年箍到了自己怀里,接着,他低下头将自己的额头贴到了少年的额头上,他闭上了眼,嘴里轻轻念着什么。

  虎耳男子嘴中脱出一段庄重的、神秘的语言。

  森凌心中诧异,他明明就不能听懂虎耳男子口中的语言,可脑子里却奇异的响起他所能听懂的、浑厚磁性的男声。

  以吾之名,与尔签订此条约。

  从此之后,尔之痛苦皆由吾来承担。

  吾之性命,皆由尔来定踱。

  吾之灵魂,将此生此世奉献于尔。

  以吾泽斯·洛伦特之名。

  ……不带这样强定跟我绑在一起啊的亲。

  感受到泽斯箍住他的臂膀微微松散了下,森凌立即挣脱出来,不理泽斯受伤的眼神,森凌轻启薄唇,“你为何……?”少年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让人舒坦,然,他站在虎耳男子面前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的融化。

  还是那么的冰冷。

  虎耳男子单膝跪在他的脚下,他的右手放在心脏处,“主(夫)人。”

  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少年挺身玉立,在他的面前,单膝跪着一个虎耳男子,男子表情肃穆,月亮洒下的银光照耀在他们的身上,微风带来一阵花的清香,这一切都是如此梦幻。

  “如果主(夫)人不喜欢我人形的样子,我可以变成兽形的。”泽斯说。

  “……”森凌。

  刚说完,男子就变成了一只额头写王字的老虎,他趴在森凌的脚底下,抬起金黄色的兽瞳,期待的看着森凌。

  ……算了,反正小弟都收到了,宠宠他也没有关系。

  森凌轻轻挠了挠老虎毛茸茸的下巴,老虎舒服的眯起金黄色的兽瞳。

  “我给你取个小名,可好?”森凌一边挠着老虎的下巴,一边说着。

  “吼~~~”老虎眯着眼舒服地同意了,或者说,只要是森凌提出的他都不会拒绝。

  森凌上下打量着橙黑相间的老虎。

  “就叫大花吧,你可满意?”森凌眼中的冰冷稍稍融化,甚至,还稍微带着点促狭地笑意。

  “吼~~~~”老虎一脸幸福。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主人取得名字比我原来的名字好多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森凌的脑海里直接响了起来。

  那必须的,咱就是个文化人啊==+

  →_→

  ********

  ********

  鹅卵石的小道上,一个披着斗篷少年和一只橙黑花纹的老虎在慢慢行走。

  在看过那张地图并记在脑子里之后,森凌就将地图销毁了,散发着血腥味的地图一看就是不祥之物

  。

  现在,他和泽斯所去的地方就是第一个大人常去的地方。

  沼泽之渊。

  此地坐落于地图的西南角,炮灰男就是简单地用手画了一个圈,来表示这是沼泽之渊。

  唔……看来那个炮灰男画的不细啊……有时间再从系统把他拽回来凌虐一下……

  再画人家的血都要没了啊喂!

  越是往沼泽之渊走,就越是草木稀少,鹅卵石的小道上也渐渐被染上泥浆,泽斯见此,趴了下来,也不管干净的绒毛被染上黏腻的泥浆,他在森凌脑海里说道“夫人,骑到我身上来吧,省的脏了你的鞋和斗篷。”

  “不,不用了。”

  小爷哪是那么龟毛的人_(:з)∠)_

  “吼~~~~~~”老虎干脆趴在那里不走了,一副你不骑上来我就不合作的样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初万古神帝圣墟明朝败家子从仙侠世界归来无敌天下万道剑尊乾坤剑神史上最强赘婿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