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花

  杀戮界的大厅,是在一个大型岩洞里制造而成的,里面的火把虽是明亮,但进去的时候,看着两边一脸都带着杀气的杀戮恶魔侍从,不免,心里还是要胆怯的。

  森凌如今是早熟悉了这些,他目不斜视的从两边的杀戮恶魔侍从身边走过,无视了他们闪着小星星崇拜而又尊敬的小眼睛,目光向大厅里的娇小人影看去。

  空旷阴森的大厅里,只有个娇俏的身影,她坐在招待他界恶魔的座椅上,她的手指卷着紫罗兰的紫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甚是惬意。

  她看着不过有16、7岁那样的年纪,身材却很丰满,一头紫罗兰的直发,琥珀色的眼睛,精致小巧的脸蛋,她看着银发魔君带着她的守护恶魔向她走来,眯起了眼睛,一派妩媚之色。

  森凌一摆衣袍动作潇(装)洒(哗)的坐在了主位上,雷诺就守护在他的左边,他看着底下的妩媚女孩,他脸上的表情毫无波动,只是轻起薄唇问道“何事。”

  侧座上的妩媚女孩站了起来,紧身的超短裙更是突出她的身材丰满,她娇媚的笑了一下。

  银发魔君此时正低下头来在轻抚着不知何时冒出来的色泽冰冷的法杖,一个正眼都没有看妩媚女孩,几丝银发垂在他的脸庞,将他专注的神情愈发衬托的美好,旁边的高大沉稳男子微微动了下手指,他想帮他将那垂下来的发丝捋到后面去,可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

  ORZ妹子你要不要那么能勾引人啊嘤嘤,再看就要把持不住了嘤嘤,小*好了之后肿么苦恼也多了起来啊摔!

  森凌轻轻抚摸着银色法杖,希望法杖本身的冰冷能压制下他心中的绮念,他微微抬起头来,用银瞳扫了妩媚女孩一眼,收起魔杖来,很有气势的坐在那里,看看女孩到底要怎么做。

  妩媚女孩迈着猫步走来,她看着上面好似一点*都没有的魔君,脚步微微有些犹豫,不过,很快的,她又恢复了那种好似能勾起人心底最深*的脚步,她一边走一边娇笑道“我这次来,一来是庆贺杀戮魔君的诞生……二来嘛……”她一步一步上着阶梯,一直到森凌所坐的座位上,身后的高大男子刚有动作就被森凌一挥手给制止了。

  他只能不甘心的看着妩媚女孩离他的魔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女孩看着银发魔君毫无感情的、冰冷的双眼,她俯身,紫罗兰的长发都有几缕垂到银发魔君的脸上,她伸出一只涂着深紫色的食指来抵着银发魔君的心脏“你,想不想要我呢?”她魅惑的笑着。

  就在森凌身边的雷诺刚要有动作时,森凌说话了。

  “不想。”他冷冷地开口,同时他周身的气流一阵,竟将女孩震到了离他几十米远的距离!

  女孩惊讶的看着他,但她却没有感到被震出去的任何疼痛。

  妹子啊嘤嘤,为何……为何……他(系统)总是要将我和你分散啊嘤嘤。森凌在心里尔康手,表面上还得摆出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他开口道“若是淫/欲魔公想要祝贺我之诞生并想在我界小住一会,我界自会盛情款待,但若是有别的需求,请自便。”说完,银发魔君就狂霸酷帅拽的起身,带着雷诺离开。

  唯剩萨莉艾伯伦呆呆的望着他的身影,为什么……会不管用呢?

  萨莉原本没想争夺魔尊之位,只是……魔君在争夺到魔尊之位后,就会杀了她,她不得不争夺魔尊之位,虽她凭着自己的美丽争取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恶魔,但是……她终究是个才活了16年(按恶魔界计算)的无忧无虑的淫/欲界公主罢了,哪里比得上那位老谋深算的淫/欲界魔君?是以,在她就快要落败时,她选择了向其他界寻求帮助,杀戮界就是她的第一站,可是……为什么不管用呢?

  因为你选错人了啊妹子_(:з)∠)_

  森凌他不能XXOO啊!

  ***

  ***

  在一间充满着淫/靡味道的房间里。

  一个深红色头发赤/裸着精壮上身的男子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趣的听着属下的汇报。

  全身赤/裸的女子跪在他的脚下,她的脸上还未完全褪去红潮,全然是刚经过一场情/事的样子。

  对于淫/欲界的恶魔来说,做/爱等于是如同吃饭喝水般平常的事了。

  “尊主,那个萨莉魔公已经前去了杀戮界,想要寻求杀戮界的帮助。”女恶魔恭敬的说。至于为什么叫尚且是魔君的恶魔为尊主(魔尊)那是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魔尊之位已经是他们魔君的囊中之物了。

  “哦?是吗……”深红色头发的魔君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红色的眼。

  杀戮界……那群疯子……深红色头发的魔君用右手捂着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来。虽然魔公莉亚对他产生不了威胁,但以她的姿色也不知道能诱惑住哪些杀戮恶魔……杀戮界的恶魔虽比其他界的恶魔数量稀少,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初万古神帝圣墟明朝败家子从仙侠世界归来无敌天下万道剑尊乾坤剑神史上最强赘婿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