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暗杀

  不得不说,魔的恢复力实在是强悍。

  饶是森凌受了那么重的伤,短短十几天也就恢复过来了,既然如此,那他就不用雷诺照顾了,所以他温和(?)的让雷诺回到他自己的住所去。

  跟个男人天天在一起,还真是浑身都不对劲啊。

  其实森凌也不是那么矫情,问题是,就他和雷诺两个人天天在一起,中间没有穿插过别人,这才是让他最不舒服的。

  求来个妹子调和调和!

  雷诺刚一走,森凌就离开了他受伤时所住的偏殿,来到了他一般住的主殿。

  魔界的魔君住所都是宫殿。

  刚一进门,他就被一只不明生物扑到了,好重ORZ。

  “吼~”那个不明生物充满欣喜的吼叫了一声,接着,他感觉到有什么滑腻腻的东西在他脸上舔着,让他被舔的睁不开眼。

  “下去。”他道。

  “吼~~”那个不明生物撒娇的蹭了蹭他的脸。

  “下去。”他有重复了一遍,声音里充满了冻人的寒气。

  “吼……”那个不明生物有气无力的吼叫着,依依不舍地从他的身上下来了。

  待不明生物从他身上下去,森凌这才睁开眼。

  一只白底黑纹的老虎就这么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泽斯?

  不知怎的,森凌见到泽斯并没有以往那股欣喜的感觉。

  那股注入到他身体里的感情似乎随风而逝般,再不见踪影。

  见他媳妇儿毫无感情的注视着他,泽斯忍不住委屈地吼了一声“吼~”

  “……契约已失效。”森凌冷酷的注视着他。

  “………”泽斯愣住。

  这一世,当他从蛋里破壳而出的那一刻,他和森凌的契约已经失效了。

  从蛋里出来能看见媳妇儿、能接触到媳妇儿欣喜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吼……”他沮丧的吼了一声。

  不过“吼~!!”他一定会再追到媳妇儿的!

  泽斯试探的走到森凌的身边,看着他没有反应,只是用银瞳毫无情绪的注视着他,这才亲昵的舔了舔主人垂在身边的手。

  “吼~”泽斯金色的兽瞳努力睁大,想要让自己萌起来,来博得媳妇儿的欢心。

  森凌动了动手指,却没有拒绝。

  说到底,他还是对这只蠢老虎有一点感情的。那么多日子的陪伴并不是虚的。

  他摸了摸大花的头,大花舒服的眯起了兽瞳,他的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呼噜呼噜的声音“那么。你以兽性之形态追随在我身边吧。”

  “吼~”追媳妇儿第一步成功!诶嘿嘿~日久生情那他还怕什么?

  ……蠢老虎哟,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必须以兽形的姿态跟在森凌的身边?

  森凌是个正常人(?)他不会跨种族恋爱。

  “吼~”大花一直蹭着森凌的手,即使……那上面沾满了陌生人的味道。

  泽斯那双金黄色的兽瞳冷酷起来。

  他人的味道啊……

  ***

  ***

  这几天魔君一直飞满了小道消息《惊!淫/欲界魔君竟不顾旧情(?)为了权利将杀戮界魔君推进火海!》

  《一对相爱的恋人哟,你们自相残杀为哪般》

  《淫/欲界魔君&杀戮界魔君&杀戮界守护恶魔复杂的三角恋关系》

  《渣受法西路与深情攻凌不得不说的故事》

  等等。

  这些小道消息让伤好刚出来的森凌满头黑线。

  不得不说,你们的想象力真是太强大了。

  森凌这次出来一来是要看看比赛结果,二来是要去跟他的父亲亦是杀戮界魔尊报备他这次的行动。

  比赛理所当然的是淫/欲界魔君——法西路赢了。

  据说,评论组(?)是以法西路在西天界杀掉了很多他们的敌人而森凌又毫无贡献来决定这次的冠军是法西路。

  魔界的规矩是这样的,赢得第一的人是可以安稳的坐在魔界里统领全局的,而获得第二的人却是要出外征战。

  ……多么坑爹的设定。

  不应该是第一的出去挨打,第二的在办公室里喝茶么摔!

  怎么现在全反过来了!?

  ……你那是什么逻辑==

  到达魔尊的住处后,已是月朗星稀,微风徐徐的夜晚了。

  他的父亲有个习惯很不好,他喜欢他所住的宫殿里毫无灯火和光亮。

  森凌和他身后的雷诺踏入这座黑漆漆的宫殿里。

  “踏,踏,踏。”两个人的脚步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宫殿里响起。

  森凌往宫殿里走的越深就听见了类似打斗声的声音。

  “乒乒乓乓————!”

  ……还真是打斗的声音!

  森凌召唤出巨镰,脚步声毫无的的向里面走去。雷诺一直在身后跟着他。

  “乒乒乓乓——”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大,因为森凌有也是技能,所以他看的比较清晰。

  有十个人形物体在围攻杀戮界魔尊和他的守护恶魔!

  雷诺二话不说立即加入战局,去攻击一个攻击杀戮界魔尊的人形物体。

  森凌沉默的收回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初万古神帝圣墟明朝败家子从仙侠世界归来无敌天下万道剑尊乾坤剑神史上最强赘婿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