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

  在一处甚是空旷的空地上。

  杀戮界的数十万恶魔都整装待发。他们列队整齐,表情肃穆,眼中都充满了杀气,他们的敌人们势必会为这样的气势而胆颤。

  他们的铠甲上闪烁着黑中带红的色泽,路过后他们的每一个魔后都会嗅到浓重的鲜血味。

  谁的杀敌数量最多,谁身上的鲜血味就最浓,这也算是个荣耀的证明。

  即使天使在死后会化为点点白光,但是,在他们被伤时,依旧会流出汩汩鲜血,这些血,沾染到杀戮恶魔的身上只会让他们的战斗欲/望更加强烈而已。

  即使,天使的血对他们有灼烧作用。

  此时,所有的杀戮恶魔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高处的银发魔尊。

  是的,魔尊。

  他们的魔君在父亲被杀后,又因与天使的战争刻不容缓,所以就在匆忙中登上了魔尊之位。

  什么都没有做,他们甚至还没有为他庆贺。

  但现在,他们并没有时间想这些事。在杀戮界的老魔尊死之后,新任的、年轻的魔尊担上了杀戮界魔尊这个重任。

  在他界恶魔们惯性的思想中,杀戮界魔尊是杀戮界实力最强的。

  没有之一。

  因此,只要他们的年轻魔尊在与天使中的战争中有所失利,那么,他们的那位魔公就会登上魔尊的地位。

  他界的年轻的魔尊允许失利,甚至允许失败,但是杀戮界的魔尊却不可以。

  因为,杀戮界的魔尊是最强的。

  这种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到每个恶魔的心里了,拔不掉,去不走。

  所以,他们既要为魔界奋斗,更要为他们的魔尊奋斗。

  高处的银发魔尊俯瞰着地下的数十万杀戮恶魔们。

  不得不说,这场景是在有些令人震撼。

  整齐的精良的队伍使他的心中的压力稍缓。

  妈蛋不带这样的啊嘤嘤,他才刚上任啊亲,就要与天界的最强天使队打,略有些压力啊……

  不管怎样,与天界的战争他无论如何都要赢。

  小弟们(杀戮恶魔)的闪晶晶的眼神不得不让他重视。

  他不想让小弟们的眼睛里透露出失望的情绪。

  那不是一个好大哥该干的!==+

  →_→死要面子活受罪。

  耀眼的阳光照在银发魔尊身上,将他身上的银色铠甲照的令人不敢直视,他冰冷的银瞳里头一次有了些许激烈的情绪。

  “我们,要战,要胜!”风吹过,他的银发飞舞起来,热烈的阳光似也点燃了那双冰冷的眸子,高处下的他不能让杀戮恶魔们看清,然他清冷却充满了战意的声音进入了他们每个人的耳里。

  许多的杀戮恶魔心里已经燃起了战火,他们被点燃的眸子直直的望着高处的银发魔尊,数十万的杀戮恶魔们一起充满了决心的吼道“要战!要赢!”

  这声音好似震得大地都颤抖了起来,他们充满了信心的声音回荡在天际里。

  要战,要赢。

  森凌心中轻念这句话。

  其实小弟们你们可以不用这么大声喊的有木有,我都快被震下来了……高贵冷艳的形象差点就维持不住了啊摔!

  ……装逼遭雷劈。

  祝你早日被【哗——】

  ***

  ***

  杀戮界西北角。

  一队接着一队的杀戮恶魔在其中穿行。

  鲜少人知道,这里,是可以通往外界的。

  因通往外界的魔法阵不足以支持一次那么多的杀戮恶魔穿越空间,而杀戮恶魔如果分批使用魔法阵穿到外界(即与天使交战之界),会耗时太多,最重要的一点是,少批的杀戮恶魔先去的话,有可能遭到天使军的偷袭,所以,森凌在考虑到这几点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走杀戮界西北角这条路。

  杀戮界西北角虽然是大,但是,通往外界的路亦是有捷径的。

  森凌眯着眼看向前方,马上,他们就会到底目的地,也就是说,他们马上就会与天界交战。他深吸一口气,平缓了下心中的那股战意。

  是的,战意。

  身为杀戮界魔尊的他对于战争骨子里就有一种渴望。尽管,他的心里还依旧存在着些许作为张小凌时对于和平时期的满足。

  但他的心里深处,在渴望着战争。与人比斗。

  还有……一股残暴的情绪。

  杀戮。

  ……卧槽!上上辈子我可是懂礼讲诚信的三好市民(?)一枚啊!

  蛋定,蛋定。

  人总是会变的,只是,他不要过度就可以了。

  森凌眯着银瞳不知在望着什么。

  “魔尊他……肯定是在脑里模拟这场战争怎么打吧……”

  “我们的魔尊还真是好啊!”

  “对啊!”

  “嘘——别吵了,别打扰了魔尊,而且,你们几个才第一次参加战争!要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

  骚年你们不懂,哥这是在深沉的思考。

  森凌依旧眯着银瞳眺望着远方。

  远处有什么呢?红色的几颗枫树,偶尔快速飞过的惊鸟,吼叫的猛兽,还有……若隐若现的代表着治愈天使的光环。

  戴在他们脑袋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初万古神帝圣墟明朝败家子从仙侠世界归来无敌天下万道剑尊乾坤剑神史上最强赘婿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