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温润青年

  森凌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睁开清亮的双眼从光秃秃的土地上起身,望着周围被战火侵袭的景象,心里罕见的出现了茫然。

  卧槽这里是哪里啊!?比上次还劲暴。

  上次穿到奥兰国,虽然逼近了战争,但森凌完全没有感受,因为战争爆发那时,他正与大花进行着一场伟大事业,关于人类生命如何繁衍下去的伟大事业。

  森凌观察着周围。

  他脚下的土地都被鲜血浸染的鲜红,周围被火烧焦的枯树冒着黑烟,周围只有少数的草生长着。即使它是一幅营养不良的蔫吧样子。

  森凌随意的挑了个方向,向东方走去,越是往东边走,森凌的表情就越是凝重,周围的尸体也越来越多,他停下脚步,想要召唤出巨镰,但是却发现妈蛋的召唤不出来。

  法杖也是一样。

  尽管他体内的魔力依旧在运转,他的身体各方面的强度好像也依旧没变,但他就是坑爹的召唤不出来自己的一样武器。

  不带这样的啊,没有武器的招式他只会一个【星拳·风】啊。

  森凌更加小心谨慎,他走到旁边的尸体处,从尸体手中拽出了一把破损的剑,啧,凑活吧。看着其他尸体的剑已生锈或是他们手中压根没有剑,森凌觉得,有总比没有好。

  尸体这么多……这里肯定是两军交战之地,那他还是换个方向走吧,万一遇到残兵什么的,他懒得打架。

  可惜,他的乌鸦嘴灵了,远处,有大约十几个人站在一起,他们手中国空无一物,身上皆是血迹,面上有些疲乏,那些人簇拥着个衣衫整洁的男子,其中一个人眼尖的看见了森凌,远远喊道“喂!!!小子!你是哪一方的人!?”

  “跟他多说个屁!看他手中的武器,一定是青龙国的人!”

  森凌见势不妙,一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一边将剑插到腰带上,示意他没有攻击的意思。

  不过,那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了。

  那个衣衫整洁的男子先是双手持平往下,似是在聚集着力量,接着,他狠狠一出拳。

  “嗷吼!!”瞬间!一只虚的橘色大老虎就凭空而出,直直的向森凌而来!森凌立刻从腰上抽出剑,双手持剑凝神,看着那老虎在离自己十步之遥时,瞬间挥剑,“轰——”的一下子,一把青色的巨剑就凭空而出!剑与老虎狠狠撞击在一起,“卡擦——”一声,森凌的剑断成了两截。

  他的手中只握着一个断剑,“噗……”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染红了他苍白的薄唇,森凌强行忍□体内部的翻涌,看向前方,很好,老虎被他消灭了。

  可是!在森凌与老虎对决时,那几个人也偷偷过来了!

  森凌深呼吸了几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大碍,由此威慑一下那几个人,可惜,那几个向他来的人的步速不降反升,他们有的甚至跑了上来!

  森凌见此情况,二话不说的就持剑冲了上去!幸好,只有那个衣衫整洁的男人会使召唤出老虎的哪一招,其他人只是会些拳脚功夫而已。

  森凌持剑格挡住了其中一个人的铁拳,见其他两人向他围攻,他身手矫健的一跳,两腿叉开,瞬间一只腿分别夹住了那两个人的头,他的剑一边格挡住向他攻击的那人,一边调动自己的腿部肌肉,用腿脚之力将两人的头颅拧了过去!只听“咔哒——”一声,那两个人倒下。

  他毫无损伤的落地,同时脚向身前那人一踹,那人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踹到了地上,同时,森凌的剑冷酷无情的向他的心脏处一捅,可就在这时!他感受到身后还有一人,森凌跳起,悬空,剑向身后那人刺去,他衣诀纷飞,银发随着他的动作飘落,竟是一副冷杀神的模样!

  既残酷却又带着惑人的美。

  断剑险险划过那人的脖颈,瞬间,一道血痕要了他的性命。那人双眼睁得死大,只能不干的倒下,森凌强撑着解决了其他几人后,终于坚持不住的倒下,在倒下之前,他模糊的看见了个人的影子。

  啧……还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不知昏迷了多久,森凌整理好自己的状态后,迅速的睁开自己清明的双眼,观察周围一圈,简陋的室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木桌,上面摆放了几个杯子和茶壶。而自己……森凌起身光着脚下地,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的衣服被换了,一套土黄色的衣服,弱爆了。

  森凌真心不想吐槽,可这个槽他却不得不吐。

  他的高岭之花的形象啊!

  “嘎吱——”一声,门被一个人推开了。

  森凌迅速的钻回了被窝里,不能让人看见他现在的这幅形象!

  钻进被子之后,他这才看向门口的男子。

  他端着个盆,盆上搭着个毛巾,看见他醒后,愣了一下,接着他温润的笑道“你醒了。”他在为森凌的苏醒而开心。

  森凌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这个青年也身穿着简陋的衣服,不过比他的颜色好一点,是蓝色的。

  他如墨的黑发随意的的扎起,搭在肩膀上,凭空的给他添了一份洒脱,他五官清秀,并不显眼,但却很耐看,最引人注意的,便是那双眼了,如星辰般璀璨,却又温柔如水,黑曜石般的眸子好看的很。

  他起身下床,到他身边,想要问他几个问题。

  却不想,那青年不悦的皱了皱好看的眉。

  青年将水盆放在了木桌上,接着走到到了床边,弯腰,拿起森凌嫌难看不肯穿的鞋,接着走回他的身边,将鞋放在森凌脚下,站起身来,看着森凌,他蹙眉教训道“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光脚走在冰冷的地上会生病也不知道。”他虽是教训人,却不让人感到厌烦,而又能把他的话听进去。

  森凌:喂,我不是人木有事情啊!

  青年看见他楞在原地,皱眉的程度加深,接着,他无奈的一叹,弯下腰,轻轻执起森凌的脚,将他的脚穿进了鞋子里。

  森凌弯腰,制止了他给他穿鞋的动作,别扭道“我自己来。”但他还是毫无音调起伏的说道。

  青年起身,掩去自己一闪而过的笑意,少年的不自在,他听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求青年名字_(:з」∠)_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初万古神帝圣墟明朝败家子从仙侠世界归来无敌天下万道剑尊乾坤剑神史上最强赘婿赘婿